细细品味那些经典之作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11-20 04:59    次浏览   

回首十年,人们会发现,从食品安全、社会保障、就医、就业,到收入分配、社会救助、入学、养老,从安全生产、抗灾救灾、工资清欠、保障房,到传染病防治、消防减灾、交通安全、饮用水,从老年人权益保障、妇女权益保障、未成年人权益保障,到残疾人权益保障、职工权益保障、农民工权益保障,等等,这些关系最广大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民生问题,无不密密麻麻地写在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十年来的“监督日历”里。

2003年3月18日,刚刚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吴邦国在十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闭幕式上宣布:争取在本届任期内,基本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这是一个庄重的承诺。实际上从这一刻起,十届全国人大立法工作的大幕就已经悄然拉开。

十年弹指一挥间。在这十年复杂多变而峥嵘难忘的国际国内形势之下,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依法认真履行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职责和使命,将人大监督工作与党和国家工作的大局紧紧相扣,牢牢抓住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胸有全局、勇于担当,与全国人民一道攻坚克难、铸就辉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过去的十年,中国经济曾面临重重困难,遭遇非典,赶上雨雪冰冻灾害及汶川特大地震等自然灾害,受到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可谓次次惊心,回回动魄,国家抗风险抗击打能力屡屡经历严峻考验。在这种情况下,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需要极大的勇气和魄力。这条路前无古人,天地间独此一例,没有经验可以借鉴,改革又渐深入髓,风险犹如高悬之剑。面对危险与机遇交织、失败与成功并存的复杂形势,迎接挑战,破解难题,在披荆斩棘中探索并创造奇迹,就构成了这个波澜壮阔大时代的特征。

从九届全国人大任期届满时的“初步形成”,到十届全国人大任期届满时的“基本形成”,再到十一届全国人大任期内如期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中国立法完成了一次伟大的跨越,一幅恢宏壮锦的法治中国新图景正展现在世人面前。

关键词1 中央9号文件?推进代表工作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

根据党的十六大和十六届四中全会精神,全国人大常委会在认真调查研究、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的基础上,提出了《关于进一步发挥全国人大代表作用,加强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度建设的若干意见》。2005年5月,中共中央以中发〔2005〕9号文件批转了《意见》。中央9号文件科学总结了半个多世纪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建设的基本经验,进一步明确了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做好新形势下人大工作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工作重点,对于提高党的执政能力、保障人民当家作主、实施依法治国的基本方略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

过去十年,对科学立法、民主立法持之以恒的执着与坚守,使人大立法迎来了收获的季节,一部又一部体现时代特征、回应社会关切、表达百姓心声的高质量法律相继出台。

对于正努力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华民族而言,这既是挑战,更是千载难逢的机遇。在这重要的历史时期,作为我国总体外交重要组成部分的全国人大对外交往,按照中央的统一部署,紧紧围绕党和国家中心任务,从“服务国家总体外交、服务国内经济发展、服务人大自身工作”出发,通过积极开展高层交往、稳步推进机制交流、充分利用多边舞台等方式,充分展现我国家形象、阐述我方针政策和立场观点、交流治国理政和民主法制建设经验,有力地维护了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开创了全国人大对外交往的新局面。

当我们再度走进法律的世界,细细品味那些经典之作,就可以感受到民主的脉动,感受到人大立法的时代品格。

运用专题调研这种监督形式,督促和支持“一府两院”按照各自工作报告提出的目标任务做好工作,确保中央重大决策部署的贯彻落实,确保经济社会发展任务的顺利完成,既是依法监督的必然要求,也是创新精神的集中体现。

问权是法律赋予人大的一项重要监督权力,是人大监督权的题中应有之义,行使好这一权力,是法律的要求、人民的期待、代表的呼声,也是政府的愿望。人大的询问,是人大法定监督权的一种外化载体,是国家权力机关依法进行的监督性的庄严之问。专题询问是在这些年来全国人大依法开展监督工作的力度不断加大、形式不断丰富和完善的大背景下出现的。

每一部法律都在讲述着有关中国民主的故事;每一部法律都在诉说着中国人民对于法治所怀有的那份虔敬与渴望;每一部法律都是依法治国进程中的一个耀眼的路标。

回望过去的十年,中国这个有着五千年文明的泱泱大国,走过了一段峥嵘的“黄金岁月”。在这段难忘历程当中,作为中国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其监督工作的作为有声有色,表现可圈可点,让人从一个个细节中真实地感受到这辉煌时期里的“人大监督新局”。

“9?11”恐怖袭击、国际金融危机、欧债危机、新兴市场国家群体崛起、西亚北非局势动荡……近十年来,一系列影响国际政治、经济和安全形势的重大事件频发,国际关系和国际格局发生了自冷战结束以来最为深刻的变革。